千岛资料

我的一生会要干很多很多事情。
遇到好多好多人。
那些爱过的珍惜,感受过的轻看,喜欢的带来的动容。有时候会让我去想起来。
范丞丞   很高兴认识你
平行世界里  我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包围。宝贝

我曾经看到很多质疑 或是更严重的话语  对于你
那时候我没有感觉的
后来被圈粉
我以前是严的吗?我以前希望你能经历更多事情 足够令你成长  我担心你太过纯太过自尊太过感性
现在我终于不希望谁再去伤害你    你实在没有做错什么。说的东西疼到心里
你那样珍惜啊   我的宝贝

只是不知道

范丞丞和私设小攻  架空

霸气攻×双面受
莫子晟×范丞丞
  
   ❤️想说的题外话

       盼望有一个人比你强大,不说要保护你,因为你也可以顶天立地。

    爱哭包福茜茜出来的时候能在你身边,让你倾诉,听你说着你曾不懂不甘也曾有的那么一点点彷徨。

    然后你这个小男人慢慢长大,风吹雨打过,回首也淡然。他们说你不小。对,该有的幸运你有了,这的背后你扛了。但是不属于你的这个年龄。也许我更应该严格一点,可是对于我无法想象你有时心里会怎么千般万般的疼像蚂蚁啃噬,又无法短时间解脱。怎么可能会风轻云淡一句—— 这没什么,你成年了,你锦衣玉食很够了。
     
      对于大多数言论,这样回答吧。不是不值得、走捷径、被厚待,只是有负重、不能诉、他能配。他好太多。

     没有象牙塔一样的生活 ,你忘了他曾经怕被别人就这样否定。
     
(一)
  
   
    他从美国回来,一路狗仔跟随,那些人抱相机追着范丞丞拍得好不热情。其实这样曝光在摄像头下对范丞丞来说早不是一次两次,可是他天生不习惯陌生的镜头。何况又在国外待了四年,自由自在——除了小打小闹闯一点儿祸被自家姐姐问起的时候。
   
   说起姐姐,他可是很自豪的,姐姐是明星,叫冰。姐姐算是一个很舍劲儿的人。一个女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二十年,有了一个不错的地位。二十年水生火热都能过来,站在巅峰。
   
    路人看看他身边察觉到他的不一般,居然聚起了一小簇小声讨论。这时候范丞丞压低帽子,毕竟他是真的不喜欢陌生人刻意对准他的摄像镜头。虽然他也知道这样无事于补——第二天他的照片就被曝光,并迅速占上了头条。网络上围观看热闹的人很多,谁不好奇如此有名气女明星的亲弟弟到底怎样?
   
    范丞丞整个人陷在沙发里,长时间的飞行加上在美国回来之前他并没有闲着,这时候他是真的有些疲惫。随手滑动手机屏幕就看到各路网友对他的评论,只能说褒贬不一。他惊奇自己居然也像明星一样,这样被瞩目的。想来也不奇怪了,姐姐这几年不易,他姐姐生的极美又在圈子里冷冷热热走过来,现在在圈里地位不可忽视。世人对强势美人似乎颇有偏见,连着他也会带着冷言几句。即使这样,还是挡不住部分女孩屏幕前的沦陷。也是,范丞丞虽没有姐姐那样耀眼夺目的长相,但生的皮肤白皙,眉宇贵气,眼波流转似林里清泉叮当脆响敲进你的心房。
     
    范丞丞一个人暂时住在上海,他在国外一家新上市公司干过一段时间的设计再加上朋友开个品牌店老让他创意出作。他老说自己学得多而杂不过是谦词罢了。这几年他也赚了一笔钱于是在上海草草租了单人居。爸妈倒是急,说他有房不住,但也耐不过他喜欢自由喜欢自己去决定。
     
     他在上海一个有些许头衔和口碑的公司投了简历面试,被看中招来实习。
    
    范丞丞这个人没有太大的野心,却绝不是没有野心。他想得到认可他想在自己的选择下过的生龙活虎他想用自己的能力也能走入不可多得的位置。他不用太大的头衔,但至少不能被忽视,白来的仰望他可不要。
    
     公司没有给他什么时间,所以范丞丞也就整理了一下,冲澡好好的收拾自己就差不多了。白底衣黑外衬,不乏一些小巧思设计在其中。范丞丞出门没多远,感觉有摄像机在暗处准他,真不知道国内媒体能在他这儿挖到什么矿。他是不入圈的小透明罢了,虽然以后事业发展起来可能会和圈内制作有一些合作。面试倒也顺利,暂留用实习。范丞丞关闭面试间的门终于再也不掩饰的勾起嘴角,心想果然领导们不看娱乐八卦,不然没这么简单顺畅,倒不是说会阻拦他什么,就这样普普通通的接触好像顺利而难得
     

   回到住处,范丞丞把窗帘拨开,换上轻便的纱窗,外面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细栏杆,投在白瓷地上。范丞丞人本就皮肤白,此时光束一点儿不保留的落在他的眼睫毛、鼻尖、嘴角上,煞是好看。

   

    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来,有信息提示。信息开头显示名字“莫子晟”。信息的主人说他要回国了,范丞丞的嘴角扬起浅淡难以察觉的笑,指尖早已打出一个字“好”。
     
     飞机上,约莫二十四五的男人划着屏幕,好久才放下手机。拆开眼罩。在飞机上稍作休息。
     

   他记得他们是在北京认识的。

     (二) 

      范丞丞和莫子晟是在范丞丞高一的时候互相认识的,他们高中就读于一所口碑极佳的北京双语学校。莫子晟是大他三岁的学长,但刚好范丞丞入学早,莫子晟也就比他大一届。莫子晟是学生会某一部门的部长,范丞丞高一不闲着就入了学生会。
   
       刚开始他们对对方的记忆都只是名字和脸能对上而已。学校时候照例有一个校园艺联晚会,唱歌的、跳舞的、讲相声的、也有个人表演出色的独自上台完成表演。

       范丞丞那时候不喜热闹,虽然有一些朋友但是在学校暂时没有私教笃定的,加上他长相看起来有些欺骗人的冷僻。他在和人相处中是淡然的,像是没有太关心的东西,但久了隐藏的搞怪属性就出来了。他其实容易把别人当朋友。班里男生对他比较自然,女生的话就不一样。女生大多碍于他的身份八卦好奇,但更多的会被他出色的样貌吸引,更何况他的成绩不拔尖但绝对算得上不错的,女生虽然好奇但也并没有多少敢真的敢搭话。    
         
        
        他会弹钢琴会吉他,但不怎么和别人提起。他也并没有准备报名参加这次的表演。可惜这次他居然被点名要求唱歌,倒不是学校的人的要求,他们办这种晚会,资金一部分是校方出,还有一部分靠他们学生会的外联拉赞助。这一届学生会人才济济,其中范丞丞就是其中一个。被派去帮忙拉外联的时候商家居然还有一个条件是他上场表演,范丞丞忘了是在几双既期待又害怕他拒绝的眼神中点头说“好”。表演并没有什么关系,他知道自己不会丢脸,不过他会想到时候表演名单中有他的话,会不会有媒体出现在校园。依照当今多数网媒只要标题噱头,反而文章内容可以对读者及其不负责任的作风,只要在标题加上XX的弟弟就足够吸引人了。   

       他当时想也罢没有什么,只要他在这边,早晚会曝光在大众面前,倒不如大大方方的。 

     他是学生会的人,在最后几天提前扣晚会细节效果的时候,他也来了。说到底他居然对舞台有一点儿兴趣,借着职务来看看晚会环境效果。        

   “你们把短片投影的色调再调暖一点”“道具椅子先放这儿,到明天正式彩排再搬后台,不然挡人路了”稍微大的学长学姐指挥。他走走,灯光效果投放的流程到了他前面一个节目,是唱歌表演,那个表演是花了心思的,他同宿舍的哥们也在那个节目,舍友给范丞丞看过他们的表演。在歌手唱歌之前准备了一段婉转悲涩的大提琴表演。他们对于像表演这样的自己看重的作品其实是比较“苛刻”。就是对于自己重视的东西去完成的东西是用近乎完美的行动去完成或者是配合。

    这首歌的表演中,拉大提琴的歌手和首唱的并不是同一个人,所以范丞丞认为在开始的时候开始大提琴手并不需要露脸,又或者在开始时随着悲伤的大提琴声首唱进入悲伤的曲风状态,光打在首唱身边可能会不错。不过从现在的灯光布置来看。应该是一开始就在大提琴手身边设置了灯光,这样却没有新鲜感和高级感带来的惊喜了。

     范丞丞觉得这个建议提出来会比较好。

      他以为这样的提议会很顺利,没想到管理灯光的同届生并没有同意。理由是在检查阶段了不好再提出哪里小地方再需要修改,可能会耽误这个灯光布置进程。听了范丞丞也只是愣了一下下。其实这样的事情最好应该是在做出灯光效果之前和表演者商量,看表演者对舞台效果的需要。这个灯光的同届生灯光工作其实布置得不错,也不知道是怎么疏忽了这样的一个细节。听布置灯光的同学的话,范丞丞也没有勉强——不太好勉强,因为确实不是大毛病,你重视,别人不一定那么重视何况别人看起来……若有若无。帮不帮该不该只是想不想的事情,既然不想就不用去计较纠缠。范丞丞觉得有一点儿遗憾也没有说什么,离开幕后控制室继续看晚会预备效果了。

      到了晚会彩排那天,范丞丞还是要来一趟。他来的这次还挺无聊的,左看看右看看,晚会布置的比较成熟了。到了之前室友的唱歌节目时他有意无意多看了几眼,没想到灯光效果改了!确实按照他预先想过的那样改了,范丞丞上楼去控制室,没有看到那一天调灯光的同届生,却看到了学生会副主席在控制室,那时候莫子晟也才高二,当时副主席算是民意和“官推”,同学觉得他可靠,聪明优秀的学生又总是讨老师喜欢的。副主席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就要走,恰好是范丞丞要进来的时候。范丞丞乖乖的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莫子晟看了他,笑着示意。

     范丞丞抓到一位他比较熟识的工作人拉到角落问“你们灯光什么时候改了一下,上次看效果还没有该过来的,发生什么了?”
      

   “你这么说,要改绝对不是普通大一新生实习编排能直接改的,这几天都是部长在管,我们不能插手的。”
     

     “哦,好吧,改的很好看,哈哈哈哈”仿佛努力得到了尊重,范丞丞大笑起来。对于到底是谁按他和室友讨论的想法改了,他的心里有了答案。和同届生商量的那一天,他离开时偏巧遇到了莫子晟,倒不是莫子晟偷听,而是他们说话也没有管门或者其它。对于他说的想法,虽然当时没有被灯光管理直接采纳,却被有心人听到,大概也是有心人的成全。范丞丞有一些感激,毕竟莫子晟大可不用管这些。

         范丞丞和这边打了招呼就匆匆离开幕后。他在场内稍稍游荡,悠闲的样子恰巧被莫子晟抓个正着。范丞丞不好意思的笑笑,他没有办法装作不认识这位副主席——尽管莫子晟可以不认识他。莫子晟慢慢勾起嘴角“你不是有个节目,一切准备好了?”范丞丞也没有想到他会提起节目,还以为会是工作什么的。“啊,准备好了,嘿😁”这是第一次和副主席说话,没想到这么轻松,范丞丞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莫学长,那个《XXX》表演灯光效果改了……”
 

   “嗯?确实改了,我要改的怎么了呢?”莫子晟看着范丞丞欲言又止的样子又说“当时听到你的想法觉得确实按照那样做会好一些”范丞丞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之前压根没有想过的,没有想过莫子晟会给予这样一份对他们的作品的尊重,他意外在学生会这样有地位的一位学长对这一份小事情有着些许虔诚的态度。“啊……谢谢学长”范丞丞笑得眉眼弯弯,些许阳光漏进来照射着他绒毛般的眉毛,棕棕的,居然有一丝憨气。